卡蒙

《往灯塔去》

contracorriente(短篇)

日向抬着竹子做的担架,上面满是砂石磨下的伤痕,经过一年又一年的使用变得光滑干燥,顶端还有开裂的口子,早在日向还是个牙牙学语的男孩时,这个竹架子就已经存在了,只不过那时被他父亲上了油,还泛着崭新的光泽。狛枝正安静的躺在上面,被厚厚的亚麻布包着,被粗麻绳捆着。左右田、十神、七海、索尼娅站在小屋的一旁,一向吵吵嚷嚷的田中、西园寺、赤音、二大、花村默不作声的站在另一旁,日向抿抿嘴双手紧握住架子的两边和送葬队往海的方向走去,走过和狛枝初见的繁忙集市,一起做爱的沙滩以及他溺亡的大海,他努力把架子往自己的肩上揽,这些年来他抬过有钱人、寡妇、老人、孩子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累,他不得不让二大帮忙把架子固定在船上,阿加德神父拿出黑色的圣经用西班牙语念起来,日向往胸口画了十字,虔诚的感谢主。
马达声划破了海浪,向更深处的海洋冲去,日向隔着布料触摸他所爱的人,眼里充满了晶莹的液体也许再多一点就会从眼眶留出来,但日向不允许,长时间的贫穷和苦难磨去了他的泪水,情感在诱导着他往蔚蓝色的海里去,理智却把他拖回岸边,拖到那破旧的木屋里去。船最终停在了离岸几英里远的水上,是时候说告别了,日向想。他用手抵住担架的一边,稍稍用力狛枝随着倾到的竹子流入了大海慢慢沉了下去,日向没有勇气去看,但他扒住船的掉漆的边缘拼命寻找白色的身影时,透过水,透过穿透的光线,已经一点痕迹也找不到了。日向感觉有人正轻抚他的侧脸,那个人拥有着温柔的灰色瞳孔,白色柔软的头发,总是穿着一件墨绿色映有数字55的长衣,喜欢嘲笑他的平凡无趣也爱着他的朴实无华,一瞬间周边的游艇消失了,沙滩消失了,没有耸入云霄的玻璃高楼,没有任何乐器与人声的共振,地球似乎又回到了45亿年前的模样,天海的界线模糊在从云层射下的光,他们拥抱在渺无人烟的世界里,狛枝在日向的唇上摩擦,送葬者轻轻的说“再见,狛枝”,于是狛枝凪斗微笑着点了点头褪散在日向创的世界。日向孤单的身影随着波浪不断起伏,他久久的站在薄暮里,他用双手用力抹了一把脸,吸吸鼻子然后拉住绳索,马达声再次响起,小船载着他回去了,但也许是离开了。
——————————————————————————
《contracorriente》是一部秘鲁的同性题材电影,语言是西班牙语。中文译名《心底的逆流》

一个脑洞的记录

背景:19世纪的欧洲

题材:悬疑推理

设定:圭是医生攻是新上任的船员

       

       就大概的描述一下,不要对我贫瘠的语言吐槽啊,一开始都很好,事情是从第二天晚上开始的,很多乘客消失了,而且到处都找不到,攻因为认识圭,就请他帮忙,然而圭拒绝了。乘客在第三天晚上停止失踪了,到了第五天晚上,那些乘客回来了,却已经精神失常了,有些人缩在角落里一个人喃喃自语,可怕的是另一些人变得附有攻击性,到处砍人,也没人敢制止,游轮变成了地狱。

        攻就和圭一起跑,途中圭观察了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如果按照他们砍人的速度,游轮上的人早就死光了,而现在却还有这么多人互相残杀,攻也意识到他第六天晚上晚上在他面前被杀死的女性在第七天晚上又被杀死了一遍,然后他们还没来得及再交流一下,就被攻击者追杀,发生了很多事,我就不详细说了,圭在第八天的时候推理出实际上所有人除了他们早在第五天就全灭了,而现在只不过是不断循环第五天而已,证据是船上所有的时钟都停在11:59分也就是除了他们全员死亡的时间,圭试图破解,攻却在差点被杀死后有点小崩溃,圭为了安慰攻就亲了他,两人就做了(这里群的人说不开车比较好,有虐感)到了第九天的时候他们都感觉有希望了,但此时圭却在救攻的时候死了。(本能在刀过来的时候推了一下攻)

         然后转折点来了,攻发现他回到了第一天,也就是上船的那天,圭还不记得了,于是攻就大崩溃了,自己也变成了攻击者,一个原因也同时被解开了,为什么有些人会精神不正常,当然攻找回了意识,他发现循环时自身的伤痕不会消失,于是他们就互相在身上刻字,这样在下一周目时,圭就会快一点相信攻,对于圭来说,他就有了更多的信息,他们后来破出来了。

结局一:两人回到现实世界

结局二:虽然破解出来了,但是由于不小心在循环里把不应该在那个时间点死的被害者救了下来,于是两人只能永远留在船上(没有其他人)

有人想写的话,请尽管拿去记得标注下脑洞出处,有设定不清楚的话可以私信问我(๑•̀ㅂ•́)و✧大大们写文愉快